本页主题: 壕沟系列[转贴]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柳如烟
行者路上客
级别: 无名行者


精华: 8
发帖: 3942
威望: 2895 点
芒泥: 23613 RMB
注册时间:2004-03-04
最后登录:2019-02-20

 壕沟系列[转贴]

壕沟我对你说——峡口舟中人

以为自己青春的小鸟一去不回了,去年五一第一次玩了户外,似乎打开了一扇窗,而且一不小心玩起了溪降,撞了大运,一发不可收拾,整个夏天玩high了,基本上就是沟、谷、安全装备、悬降、潭、群、论坛、作业、FB……,刺激是从头到脚,从外到里,汶川大地震后有一句名言叫“震出一个新中国”,我是刺激出一个新小鸟,所以我把五一定为自己的感恩节。开始一段时间作业交得勤,后来像大家一样不动笔了,但沟还是一趟趟的下,这一定有某种原因,古诗说得好: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壕沟回来后,我得了一个新词,叫天真的快乐,拍风光照、写作业都是副产品,可以舍弃,那天真的快乐,一但染上了就不离不弃。

6月27日傍晚,在长江边摆上一桌酒菜,就着三峡大坝辉煌的灯光,在江涛声中就地开宴,无论湖南的还是宜昌的、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都是为了投奔而来,投奔的即是壕沟更是那天真的快乐。自然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觥筹交错之后,还一番风卷残云,流油的流油,红脸的红脸。12人分乘两辆“中国悍马”蜿蜒攀升而上,微醺的酒意吹着凉爽的晚风,一股情绪像大老岭窗外的大雪纷纷扬扬,一切攀升都是为了释放,这是玩溪降的宿命。在接近最高峰的开阔处有人喊停车,我虽然上车不睡觉,但下车还是想撒尿,闪光灯打乱了我的节奏,草草了事。回过头来,哇塞!色!一片璀璨的灯火,三峡大坝的夜色越来越漂亮了。站在崖边,指点的是山河,吞的是辉煌吐的是壮美。这是一种偶遇,每个驴子都梦想的福利,这是一种惊喜,每次在路上都会有的意外之喜。

一路颠簸继续前行,目的地是一个典型的宜昌山地农家院落,算是宽敞也还整洁。几年没来的几位驴子分外亲切,以前如何现在怎样如数家珍,主人也一一辨认分外热情,就在场院里席地而坐,凉爽又没蚊子,自然七嘴八舌你来我往话题多多,惬意的是我们,醉的是清风,你能说这不是一种FB吗!12点了,不洗就睡那也是一种爽。枸杞泡的酒没喝透,整得人一夜无眠,更可能是欧洲杯打乱了生物钟。内心是平静的,夜空也是平静的,床上是不平静的。翻身的是此起彼伏,打鼾的是潮涨潮落,鼾声有长鼾有短鼾,有急促的有舒缓的,有像是唱歌的(男低音),有像是挣扎的,偶尔说梦话的是清清楚楚,只不过是湘音听不懂,据说是躲那边的鼾声逃难而来,结果是这边引难入室,起床方便的、开灯看表的、找水喝的就不说了,在屋顶的某处老鼠在打架吱吱欢叫,可能是几只,那就是打群架,也可能是两只,那就是互相挠胳肢窝,你说猫在旁边兴奋什么,还随着叫了一整夜。

有人一句“老大你亲自刷牙”算是起床了,早上吃饱了就下降,一部分短衣短裤,一部分一身戎装(潜水服)。万里是短装打扮装备轻量化的,老大是一身戎装背“大驮包”的,我记住他们的一段谈话。短装人:老大,别感冒了。大驮包:感冒的不会,刺刺的厉害!在短衣短裤的我挥汗如滴模糊了双眼的时候,听到了水声,这不只是歌中唱到的“泉水叮当响”,这是一种福音,是每次我们下到沟底时都能听到的福音。

壕沟一开始就是一个三连瀑,观景成了次要,玩瀑和潭才是真髄。我还在第一个潭中亲热,就听青山在上面念切口:我最恨那些跳潭的,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通!动静太大,整个潭都开了花,这就是天真的快乐。于是,只要哪里听到这句切口,哪里就动静太大,哪里就有天真的快乐。一路这种快乐很多,再给你两个镜头。镜头一:据风之子描述,在我们“摊饼子”的时候(也就是由菜根谭的天使和月发明,由青山发扬光大,将双手捂着脸身体像门板一样往前倒的跳潭方法),老C蹲在潭边嘿嘿傻笑,露出一嘴的烟牙。老C,水是玩的。唉!天真的快乐!镜头二:在一个极端光滑的滑槽,小四撺掇每个人双腿紧夹着包滑下来,据说这样能保护什么。滑入水的那一声响,仿佛每个人在幼儿院滑梯上的那一声声回荡,潭边岸上那些人的哄笑,就是踩中西瓜皮后传来的那一阵笑,唉!天真的快乐!

壕沟确实只能叫沟,而且壕字要去掉土旁。在最窄的女儿沟,刚好放下两只脚,谁家的无论一盆什么水就能使这里发大水。两边都是陡峭的山崖,什么刀削斧劈、高耸入云、壁立千仞呀,都好像不够劲。抬头望去,山顶像星空那样遥远,崖壁陡直得高贵凛然不可侵犯,身在谷底应该感到一种塌实,可你却有在悬崖边的那种慌张。当然在幽闭的沟中也不能少了歌声,刚有人唱到:向前进!向前进!战士的责任重,妇女的冤仇深。就有某男低音宏亮地接唱:古有花木兰替父去从军,今有娘子军扛枪为人民。这里突发奇想,看谁能把歌词给改编一下,整一首峡谷进行曲。拜托了呵!唉!天真的快乐。

斌博潭是美的,她的美内敛、隔世而独立。斌博潭是大的,大得恰到好处,让你联想到的就是丰腴,而这丰腴将瀑布化为弱势,你在这里也不会例外。她的美犹如她的潭水深不可测,源源不断,尽管只是匆匆一瞥却心仪一生;她的美犹如阿拉伯白袍般纯洁,让你有清真寺里的虔诚;她冷艳而高贵,犹如披着面纱的掌门,眼睛却透露出含有野性的激情。

谭斌博是个悲剧,是个意外也是错误,可以避免也不能避免,这就如人的命运。也许你不来这里似乎就能避免,可追求自然而有活力是生命的密码无法摆脱,不在这里就会在那里。人没有鸟一样的翅膀,而心中却总想高飞,不能像鱼一样在水中自在自如,而眼睛却总盯着自由的鱼儿,这就是人的悲剧。你的离去曾经让人感到恐惧,这恐惧其实不是来自于你本身,而来自于生与死距离的无穷,来自于死的虚无。你是先行者,我是后来人,我们都在壕沟体验了绝世的美和天真的快乐,这美和快乐没有因为你的悲剧而隔断,这是为什么?因为你并未化为虚无,你还在天国、在西方、在彼岸,你的灵魂还在追求自然而有活力,这和我们一样,这就如地平线,是天与地的交集;生与死也应有一个地平线,尽管遥远。知道你有所归属,我们不再恐惧。我们在这里拍照,在这里环游一圈,在这里上烟,都是为你祈祷,祈祷你自然而有活力,你也在为我们祈祷吧!

青山又念起了那句著名的切口,站在10米的高潭上,这是有相当距离的,距离产生美也产生恐惧,对于跳潭来说,美和恐惧是统一的,美就是恐惧,恐惧就是美。动静太大,犹如飞蛾扑火那般冲动,不,犹如当初投向央子那般冲动,跳潭源于冲动。这就结束了壕沟之旅。天桥溪里一路的泳装福利按下不表,回来FB酒酣耳热时的那种其乐融融也不再提,老婆第二天复叙的梦话竟是“天真的快乐”、“自然而有活力”。
趣象论坛欢迎您
http://www.16qx.com
顶端 Posted: 2008-07-04 23:10 | [楼 主]
柳如烟
行者路上客
级别: 无名行者


精华: 8
发帖: 3942
威望: 2895 点
芒泥: 23613 RMB
注册时间:2004-03-04
最后登录:2019-02-20

 走出毫沟--东方知猪

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的游记帖一般是图片为主,配上简短文字说明就交差了,一来我没有生花妙笔,对描述自然界的种种神妙总觉得力不从心,二来我打字慢,码多了累。今年参加溪降活动比较多,可是相机的防水一直没有很好的办法,在一些活动中我又要在队伍里分担一点技术工作,所以这次去毫沟我完全没拍PP,就用我不擅长的文字来完成作业吧。

我在2001年就玩过岩降,那时候户外玩徒步为主,总觉得岩降在宜昌派不上多大用场,并没有太用心去练,去年参加上洋溪降后才发现掌握溪降技术后可以深入常人难以到达的地方,观赏常人难得一见的风景,于是被这项运动深深吸引。添置装备、向玩过溪降的老驴请教技术、查资料都是从那时开始的,也就是在那个时期,“毫沟”这个词开始频繁地出现在我的脑子里。

关于这个峡谷的种种说法,概言之,无非是“难”、“险”二字。出于猎奇的心理,去年也曾经报名参加毫沟溪降的活动,都被组织者婉拒(其中一次就是野人)。拒就拒吧,等我把技术练好了,毫沟还在那里,总有去的机会。所以一方面“毫沟”作为我的一个家庭梦想深深地埋在心底,一方面我也没闲着,继续添置装备、向老驴请教技术、查资料,去年冬天到今年春天以来的各种岩降、桥降训练活动只要有时间就必然参加。没事就把登山绳拿出来闭着眼睛练打结(这个一定要用粗细相当的绳子练,否则用细绳练得再顺溜换上粗绳也难一次成功),老C发过几个介绍上升技术的帖子,我细细琢磨后在家门口的楼梯上把绳子系上一练就是一下午。今年由于很多人穿上了潜水服,溪降季节来得特别早,一月份就有人玩瀑降,四月就开始降孔雀谷,在这股溪降的热潮中,我今年到目前已经参加了上洋、大溪、孔雀谷溪降各3次,对锚点设置和各种地形的下降技术越来越熟练了。这一年来,听过、看过的溪降过程中出现异常状况的也有几起,关于该如何自救、施救的讨论也逐渐深入。最近刚成立了户外救援队,我作为队员参加了队里组织的户外急救培训和SRT技术交流,受益非浅。现在终于觉得我离我的家庭梦想已经很近了。

经过逢周末必有雨的7月,8月的第一周周末天晴,可惜此前的周四、五大雨,毫沟去不得,和朋友们去了趟上洋。上洋是初级线路,虽然雨后的上洋充满激情,难度比过去大了很多,但那支队伍的能力还是可以轻松应对的。因为时间还比较充裕,那天路餐后和朋友们在潭边玩我们喜欢的“出水芙蓉”,乐趣无穷啊。我体会到玩户外就是图个乐子,在能力有富裕的时候就可以轻轻松松地玩,不一定非要上难度才叫好玩。反之,能力不足勉强去走高难度线路,把自己置于险境,对队友而言也增加人家的负担。

呵呵,先笑两声,插播广告,下面要说我们走毫沟了。

8月11日,早6:00起床,6:30出发,接近8:00下沟。前一天的晚上到下沟时,当地有小阵雨,这场雨我在GFS的数值预报里看出来了,但对局部雨量不好判断。从当时情况看,野人和我认为问题不大,因为当地已经晴了一周,土壤比较干燥,峡谷的集水面植被茂密蓄水能力强,这场小阵雨不会形成地表径流迅速汇入峡谷,而且从出发前我看到的最新GFS预报看,雨持续时间短当天就应该转好。从下沟底到走到第一个三连瀑的情况看,溪水依然清澈,水量虽不小但以野人的经验认为我们用轻装快速的方式是可以安全通过的。于是就开始降了,一路上从技术的角度看都很顺利,野人对这条线路的熟悉、队友的团结协作(主要体现在背绳子、收绳子特积极)让我们在17时许就到达杨家溪起漂点,完成这次活动。峡谷里地形独特,沟窄、瀑怪、叹为观止!而锚点设置难度大、撤退线路少、如遇大雨水位会迅速暴涨使其成为最不安全的线路,这一点已经是户外界共识,就不多说了。

唉,学工科的人不善于描写,我也就不勉强自己了,就此打住。

感谢全体队友!感谢所有在溪降技术上帮助过我的人!感谢苍天啊,大地啊,让我经过这么多训练后能看到这样的风景!
趣象论坛欢迎您
http://www.16qx.com
顶端 Posted: 2008-07-04 23:10 | 1 楼
柳如烟
行者路上客
级别: 无名行者


精华: 8
发帖: 3942
威望: 2895 点
芒泥: 23613 RMB
注册时间:2004-03-04
最后登录:2019-02-20

 2005年的壕沟之行--森林

看到龙龙发贴要去看看桐麻沟和壕沟,一下想起了2005年的壕沟之行,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壕沟,那人,那山,那水,那沟,那峡谷,依旧历历在目.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趣象论坛欢迎您
http://www.16qx.com
顶端 Posted: 2008-07-05 00:29 | 2 楼
柳如烟
行者路上客
级别: 无名行者


精华: 8
发帖: 3942
威望: 2895 点
芒泥: 23613 RMB
注册时间:2004-03-04
最后登录:2019-02-20

 2007年7.14壕沟--野人

水太大,没有降,把上游走穿了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p7140031.jpg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p7140043.jpg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p7140044.jpg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p7140045.jpg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p7140049.jpg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p7140050.jpg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p7140061.jpg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p7140063.jpg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p7140064.jpg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p7140067.jpg


[img]http://www.3xhw.com/skins/default/filetype/jpg.gif[/img]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p7140070.jpg
[img]http://www.3xhw.com/UploadFile/2007-7/200771723373727048.jpg[/img]

[img]http://www.3xhw.com/skins/default/filetype/jpg.gif[/img]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p7140075.jpg
[img]http://www.3xhw.com/UploadFile/2007-7/200771723373749420.jpg[/img]

[img]http://www.3xhw.com/skins/default/filetype/jpg.gif[/img]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p7140085.jpg
[img]http://www.3xhw.com/UploadFile/2007-7/200771723382858843.jpg[/img]

[img]http://www.3xhw.com/skins/default/filetype/jpg.gif[/img]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p7140086.jpg
[img]http://www.3xhw.com/UploadFile/2007-7/200771723382868211.jpg[/img]

[img]http://www.3xhw.com/skins/default/filetype/jpg.gif[/img]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p7140091.jpg
[img]http://www.3xhw.com/UploadFile/2007-7/200771723382848388.jpg[/img]

[img]http://www.3xhw.com/skins/default/filetype/jpg.gif[/img]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p7140097.jpg
[img]http://www.3xhw.com/UploadFile/2007-7/200771723394841894.jpg[/img]

[img]http://www.3xhw.com/skins/default/filetype/jpg.gif[/img]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p7140100.jpg
[img]http://www.3xhw.com/UploadFile/2007-7/200771723394887849.jpg[/img]

[img]http://www.3xhw.com/UploadFile/2007-7/200771723402566915.jpg[/img]

[img]http://www.3xhw.com/skins/default/filetype/jpg.gif[/img]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p7140107.jpg
[img]http://www.3xhw.com/UploadFile/2007-7/200771723402559458.jpg[/img]

[img]http://www.3xhw.com/skins/default/filetype/jpg.gif[/img]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p7140108.jpg
[img]http://www.3xhw.com/UploadFile/2007-7/200771723402539634.jpg[/img]
[img]http://www.3xhw.com/skins/default/filetype/jpg.gif[/img]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p7140119.jpg
[img]http://www.3xhw.com/UploadFile/2007-7/200771723405764062.jpg[/img]

[img]http://www.3xhw.com/skins/default/filetype/jpg.gif[/img]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p7140120.jpg
[img]http://www.3xhw.com/UploadFile/2007-7/200771723405731234.jpg[/img]

[img]http://www.3xhw.com/skins/default/filetype/jpg.gif[/img]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p7140122.jpg
[img]http://www.3xhw.com/UploadFile/2007-7/200771723405753606.jpg[/img]
[img]http://www.3xhw.com/UploadFile/2007-7/200771723413731858.jpg[/img]

[img]http://www.3xhw.com/skins/default/filetype/jpg.gif[/img]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p7140126.jpg
[img]http://www.3xhw.com/UploadFile/2007-7/200771723413718792.jpg[/img]

[img]http://www.3xhw.com/skins/default/filetype/jpg.gif[/img]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p7140133.jpg
[img]http://www.3xhw.com/UploadFile/2007-7/200771723413741164.jpg[/img][img]http://www.3xhw.com/UploadFile/2007-7/200771723421213629.jpg[/img]

[img]http://www.3xhw.com/skins/default/filetype/jpg.gif[/img]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p7140136.jpg
[img]http://www.3xhw.com/UploadFile/2007-7/200771723421296171.jpg[/img]

[img]http://www.3xhw.com/skins/default/filetype/jpg.gif[/img]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p7140140.jpg
[img]http://www.3xhw.com/UploadFile/2007-7/200771723421228544.jpg[/img]
趣象论坛欢迎您
http://www.16qx.com
顶端 Posted: 2008-07-05 00:36 | 3 楼
柳如烟
行者路上客
级别: 无名行者


精华: 8
发帖: 3942
威望: 2895 点
芒泥: 23613 RMB
注册时间:2004-03-04
最后登录:2019-02-20

 撤退,原来也是一种境界——记07.07.14壕沟抉择--红皮

“壕沟迂回曲折,很多地方根本看不到前面的路线,大部分看到的都是拐弯,峡谷两边的悬崖陡峭,基本没有可以爬上去的地点,这意味着只要进了壕沟,就只能一直前进,不能后退。而一旦出事故,自救的可能性也非常小。同时,由于峡谷内终年不见阳光,水温很低,即使在最热的夏天进去,也能冻得人浑身发抖。”


“壕沟落差在400米,纵身距离大约只有三公里,中间岩石湿滑,悬崖密布,并拥有众多的深潭,落差在5米以上的悬崖,同时连着深潭,需要打保护瀑降的地方大约有20来个,最大的一个三连潭总高度落差在70米左右,最高的一个地方岩降大概有将近50米。”


“壕沟——感觉是神圣的地方。”


“壕沟——‘溯溪速成训练营’,再菜的新人,一趟壕沟出来,对于溪降之类估计也熟练得紧——一天让你下降个十几次,再笨的人也都熟练自如了。”

……
关于壕沟的评论、热捧、抨击、争论,网上实在太多太多,自从05年8月壕沟悲剧之后,心里一直默默的有个愿望,什么时候有空,具备一定技术实力的时候,也想去壕沟看看、走走的,看看自己能否挑战这个在局部户外圈中被人视为非常残酷的峡谷,也想去看看永远记忆着小谭最后时刻的那个“凶潭”。


7月7日新婚,按照惯例是应该在家里与妻子享受美好的蜜月之旅,或许是老天故意安排给我一次享受另类生活、结识一帮牛人的机会吧,老婆在7月14日那天被单位安排出去学习,心里一激动,死缠烂打并明确的告诉野人:我死也是要去的!

野疯子看来还是有弱点,拗不过我这个80后跨掉一代小毛头的“B嚼、B嚼”,最后还是答应让我P颠P颠的跟着……

为了不给队伍添麻烦,行前的几天把自己沉睡多年的技术装备拿出来去霉、洗刷,还将布满灰尘的静力绳和刚刚进门不久的全套PETZL装备拖了出来,在紫阳的后山训练了两个下午的悬降和速降,到紫阳的游泳池里练习水下结绳、解绳,解脱主锁、八字,甚至安全带,惹得一些人看着我这个疯子的疯举直摇脑袋——当时自己的心里是坦然的,想着凡事预则立,多做点准备,感受感受,免得到时给大家添麻烦……


7月12日下午,在QQ上再次碰到森林——这个处事相当冷静的小大哥,说这几天天天有雨,咱们还是悠着点吧,我们都劝劝野哥,改天吧。心里一直做好了风雨无阻前行“幼稚准备”的我当时显然是没当回事的……后来的接触,确实感觉到:森林虽然没有野哥经验丰富,但是在处理一些事情的具体环节上确实有比野哥更NB的独到之处,还有鸡头等,这也是后来感觉到他们这一帮人为什么会长期“团结协作”在一起的理由:技术相融、性格互补、相得益彰,确实不容易。


7月13日早上,最后接到野哥的电话:“搞,武汉的兄弟已经过来了,下午出发!”激动的心情一下把自己的感觉提升到真的好悲壮,但真当自己清晰的意识到就要去面对面的挑战心中的一直向往的峡谷时,却多了一份顾虑:自己能行不?带着一丝怀疑,在临走之前专门让朋友给我送了套强浮型的救生衣来,虽说自己的水性不错,但是毕竟我在户外“体力差、撤退早”是出了名的,走的那一刹那的感觉还是促使自己:安全,再安全一点吧!


下午4点,在野人的住所见到了即将同行的牛人们:森林、武汉山外山的大兵、晴天、嘎斯、解放、老廖,三峡坝区再接上了在上面FB的鸡头,到达柘木坪村的一路走的是顺利的,晚餐的土鸡、包谷酒搞的是到位的,深夜的技术交流讲的是实用的,深山里的“空调房”睡的是鼾鼾的,早上老王家的公鸡是完全可以PK周扒皮家的假公鸡的,不表!


早上6点,起床就看见嘎斯处理套套的姿势和技术水平是相当的专业的啊,解放穿着90年代初的小西服端着个面条碗在一边忽忽的姿势也是相当的经典啊,再看见大家都换上清一色的短式潜水服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装备准备的是不是更悬乎了一些,“保温保温,下次可千万别侥幸的告诉自己年轻,火旺了”——心中默默的告戒自己……


    7点准时出发,随着队伍一路下降下降,直往大家心中的峡谷。走过老向家门前的沟,看着满乎乎的沟中水,我没来过也不知道究竟是大是小,问了句野人:搞的成不?野哥没做声,当时我心里已经紧了,但是还抱着点侥幸的心:希望能搞吧,机会难得啊!
“壕沟迂回曲折,很多地方根本看不到前面的路线,大部分看到的都是拐弯,峡谷两边的悬崖陡峭,基本没有可以爬上去的地点,这意味着只要进了壕沟,就只能一直前进,不能后退。而一旦出事故,自救的可能性也非常小。同时,由于峡谷内终年不见阳光,水温很低,即使在最热的夏天进去,也能冻得人浑身发抖。”


“壕沟落差在400米,纵身距离大约只有三公里,中间岩石湿滑,悬崖密布,并拥有众多的深潭,落差在5米以上的悬崖,同时连着深潭,需要打保护瀑降的地方大约有20来个,最大的一个三连潭总高度落差在70米左右,最高的一个地方岩降大概有将近50米。”


“壕沟——感觉是神圣的地方。”


“壕沟——‘溯溪速成训练营’,再菜的新人,一趟壕沟出来,对于溪降之类估计也熟练得紧——一天让你下降个十几次,再笨的人也都熟练自如了。”

……

关于壕沟的评论、热捧、抨击、争论,网上实在太多太多,自从05年8月壕沟悲剧之后,心里一直默默的有个愿望,什么时候有空,具备一定技术实力的时候,也想去壕沟看看、走走的,看看自己能否挑战这个在局部户外圈中被人视为非常残酷的峡谷,也想去看看永远记忆着小谭最后时刻的那个“凶潭”。


7月7日新婚,按照惯例是应该在家里与妻子享受美好的蜜月之旅,或许是老天故意安排给我一次享受另类生活、结识一帮牛人的机会吧,老婆在7月14日那天被单位安排出去学习,心里一激动,死缠烂打并明确的告诉野人:我死也是要去的!

野疯子看来还是有弱点,拗不过我这个80后跨掉一代小毛头的“B嚼、B嚼”,最后还是答应让我P颠P颠的跟着……

为了不给队伍添麻烦,行前的几天把自己沉睡多年的技术装备拿出来去霉、洗刷,还将布满灰尘的静力绳和刚刚进门不久的全套PETZL装备拖了出来,在紫阳的后山训练了两个下午的悬降和速降,到紫阳的游泳池里练习水下结绳、解绳,解脱主锁、八字,甚至安全带,惹得一些人看着我这个疯子的疯举直摇脑袋——当时自己的心里是坦然的,想着凡事预则立,多做点准备,感受感受,免得到时给大家添麻烦……


7月12日下午,在QQ上再次碰到森林——这个处事相当冷静的小大哥,说这几天天天有雨,咱们还是悠着点吧,我们都劝劝野哥,改天吧。心里一直做好了风雨无阻前行“幼稚准备”的我当时显然是没当回事的……后来的接触,确实感觉到:森林虽然没有野哥经验丰富,但是在处理一些事情的具体环节上确实有比野哥更NB的独到之处,还有鸡头等,这也是后来感觉到他们这一帮人为什么会长期“团结协作”在一起的理由:技术相融、性格互补、相得益彰,确实不容易。


7月13日早上,最后接到野哥的电话:“搞,武汉的兄弟已经过来了,下午出发!”激动的心情一下把自己的感觉提升到真的好悲壮,但真当自己清晰的意识到就要去面对面的挑战心中的一直向往的峡谷时,却多了一份顾虑:自己能行不?带着一丝怀疑,在临走之前专门让朋友给我送了套强浮型的救生衣来,虽说自己的水性不错,但是毕竟我在户外“体力差、撤退早”是出了名的,走的那一刹那的感觉还是促使自己:安全,再安全一点吧!


下午4点,在野人的住所见到了即将同行的牛人们:森林、武汉山外山的大兵、晴天、嘎斯、解放、老廖,三峡坝区再接上了在上面FB的鸡头,到达柘木坪村的一路走的是顺利的,晚餐的土鸡、包谷酒搞的是到位的,深夜的技术交流讲的是实用的,深山里的“空调房”睡的是鼾鼾的,早上老王家的公鸡是完全可以PK周扒皮家的假公鸡的,不表!

早上6点,起床就看见嘎斯处理套套的姿势和技术水平是相当的专业的啊,解放穿着90年代初的小西服端着个面条碗在一边忽忽的姿势也是相当的经典啊,再看见大家都换上清一色的短式潜水服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装备准备的是不是更悬乎了一些,“保温保温,下次可千万别侥幸的告诉自己年轻,火旺了”——心中默默的告戒自己……

    7点准时出发,随着队伍一路下降下降,直往大家心中的峡谷。走过老向家门前的沟,看着满乎乎的沟中水,我没来过也不知道究竟是大是小,问了句野人:搞的成不?野哥没做声,当时我心里已经紧了,但是还抱着点侥幸的心:希望能搞吧,机会难得啊!

说实话,那时我的心情还是不甘的!

野人、森林回头去打岩降保护点,为大家做着降一把过过瘾的准备,我还是打算向前漂漂去看看,刚一下水,站在激流中,扑通一下重心不稳就被强劲的水流冲了下去,想站住,根本打不到底,扑腾扑腾的10秒内我又被冲到了下一个潭中,再想站住,还是站不稳,情急之中拿住了做保护用的绳索,算是才停了下来。“LZ,真TMD爽啊”一阵为自己解嘲之后,我的心真的悬了,“我日,水真的还是太大了!”


森林在后面告诉我你爬上那块石头去看看,三连瀑就在下面,可以看到对面的底,看着满是青苔的岩石,手脚并用,我终于战战兢兢的爬了过去,期间还滑到好几次,爬了过来,刚才还轰轰的水声感觉突然一下子变成震耳欲聋了,下面的三连瀑根本看不到底,只能通过沟壑对面大瀑布下来的底做个对比,而对面大瀑布下来的水流比我所站的三连瀑下去的水流量还大,当时,大兵很诚恳的告诉我,你看现在三连瀑的水流已经这么大了,下面还有不断的支流将水汇入壕沟,下面的水估计肯定还大还大一些,一线天的地方估计是走不了人的,要是去,那完全可能是冲出去,我们的头盔、我们的力量、我们的技术,唉!还有个不大吉利的事情哦,今天7.14哦,加上这么大水,怕是沟里要收人哦,已经收过一个,我们就不要再盲目的去冒险了哈,呵呵~~

随着大兵玩笑式呵呵的一笑,那一刻,我真的才感觉到我对壕沟的了解、对恶劣自然环境的认识是多么的稚嫩,自己对去壕沟的认识以及心理准备又是多么的肤浅,那一刻,虽说心依然有不甘,但想起就刚才一个小龙口就把自己冲的翻来覆去,下面的瀑布还不砸的我晕头转向啊?我心理的天平已经开始倾斜于这次玩玩就回去吧,还是等水小点,更有把握的时候再来:(

返程的路途是重复的,哪怕是后来BOSS为了安抚这帮有点受伤的心灵,决定不再原路返回,直接朔溪而上去寻访壕沟的源头。寻访壕沟源头的一路风景是比一般的朔溪路线要好看的多的,但是,原计划的技术型溪降路线一下子变成了暴走型的朔溪路线,总感觉提不起精神来,一路走的心情还是有些沉重的!

我不断的想象着如果今天下去,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水大,当然刺激;水大,真的会出现险情么?水大,中途真的就没地方撤退么?或许过于年轻、少受挫折的我就是那么的无知、冲动与兴奋,但是,如果不是7月15日,到九畹溪的漂流被冲的狼狈不堪,九畹溪公司临时安排中途截漂,我的心始终不会屈服于此次的撤退。


到九畹溪漂流前半段感受了什么叫做水大,刚开始觉得是刺激、好玩,但期间被频繁的冲翻,倒扣在船的下面;直到中途截漂之后,当我从陆路走下来的时候感受了后半段激流的恐怖后,我才真的心悦诚服的感受到在壕沟的撤退明智之举——如果我们真的下去了,很有可能的就是又一支救援队伍在山中搜查我们的行踪。


躺在家里的沙发上,听着妻子知情后的唠叨,看着母亲在忙活的身影,才真切的感受到生活其实很美好,美好的前提是健康的身体、生命的常青。


接下来的日子里,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思考:爱上户外是我生活中最有影响的一项抉择,有机会挑战一些有难度有强度的户外生活,依旧是对我极具诱惑力的事情。我依旧期待着在户外世界中遇到无数无法想象的空间,再一次拖着一身疲惫或伤痕爬出终点,我脸上依然会都洋溢着幸福而满足的微笑,我永远坚信:一次惊心动魄、挑战极限直到精疲力竭的旅行肯定是我们人生中的宝贵财富。

很感激野人、森林、鸡头、大兵、嘎斯、晴天等此次同行的大哥大姐们成熟稳健的慎重抉择,一个小毛头的侥幸思想幸好没有得于实践,要是真让我固执到那天下去了,可能我们队伍中真出现又一个“勇士”了!


回头凝视着窗台上安全装备,突然感觉到:撤退,特别是在面对惊险刺激极具诱惑,但却又恶劣未知的景况下由领队或是队伍核心做出撤退的抉择,真的是一种境界!

这是一种是对生命的敬重、对自然的尊重、对同伴和朋友高度负责的一种意识境界。

感谢各位在帮助我成长的大哥大姐,在此次初探壕沟的过程中,让我切身的真正理解了这句话:“在悲壮、激动、兴奋、感动的情绪背后,壕沟,依然是一个非常残酷的峡谷!”

我相信,下一次去壕沟,我会准备的更充分、体现的更成熟!
(下一次,再会!)
趣象论坛欢迎您
http://www.16qx.com
顶端 Posted: 2008-07-05 00:48 | 4 楼
东方知猪
级别: *


精华: *
发帖: *
威望: * 点
芒泥: * RMB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本来是进来看墨脱攻略的,发现这里转了不少我的帖子,转我的帖不跟我打招呼也罢了,为什么要把我写的“毫沟”改成“壕沟”呢?你想去那里打仗?
顶端 Posted: 2008-07-28 15:05 | 美国 5 楼
柳如烟
行者路上客
级别: 无名行者


精华: 8
发帖: 3942
威望: 2895 点
芒泥: 23613 RMB
注册时间:2004-03-04
最后登录:2019-02-20

 

  知猪  抱歉,改了  那字

孔雀谷已经走过了,多谢所有帖子的主人,让溪降菜驴的我平安走过。

壕沟成为我下一个梦想之地,所以把见到的帖子都搬来时时学习……
趣象论坛欢迎您
http://www.16qx.com
顶端 Posted: 2008-07-28 21:57 | 6 楼
东方知猪
级别: *


精华: *
发帖: *
威望: * 点
芒泥: * RMB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OK,接受道歉。私自改人家文章有好为人师之嫌,多少有点侮辱的意味,当然我知道那不是你的本意,以后注意就好。

如果正确理解了我的《走出毫沟》,完成你的这个小小梦想倒也不难,今年就有人沿着我说的路径3月份第一次玩户外7月份就完成毫沟的,祝你早日成功
顶端 Posted: 2008-08-01 10:24 | 美国 7 楼
柳如烟
行者路上客
级别: 无名行者


精华: 8
发帖: 3942
威望: 2895 点
芒泥: 23613 RMB
注册时间:2004-03-04
最后登录:2019-02-20

 

    拜托知猪:啥时候带我去壕沟看看吧,虽然能力差点,但我会很努力的去走的    

安全装备已经添置了,现在就差定的潜水服跟鞋、帽还没到了

就想去看看那里的风景,忒诱惑人了
趣象论坛欢迎您
http://www.16qx.com
顶端 Posted: 2008-08-01 17:22 | 8 楼
东方知猪
级别: *


精华: *
发帖: *
威望: * 点
芒泥: * RMB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今年我去过一次了,恐怕再去毫沟要到明年了。在夏季以外的时间里又会有很多训练活动的,而且会力求FB训练相结合,比如去年的落步溪http://www.3xout.com/bbs/dispbbs.asp?boardID=4&ID=105&page=5,以及冬天组织了很多次皂当山搞文化等。溪降对身体条件的要求不算高,只要勤加训练能力会很快提高的。
孔雀谷的中级难度还真不是浪得虚名,去年和今年都有队伍在那里遇到麻烦差点启动我们的救援机制。所以我不赞同你在没有足够训练的情况下走孔雀谷,即使你毫发无损的走出来,也不能说这样做是安全的。如果你认为自己可以接受较高的风险,也得为你的队友考虑他们能否承受,对不?
人们会以不同的角度去感受溪降的乐趣,我和你一样更看重溪谷里的风景,如果能悠然地欣赏风景,是不是好一些呢?扯远一点,最近我跟一位羽毛球的业余好手学球,当我打完球气喘吁吁地下场时,他告诉我,羽毛球其实应该是一项优雅的运动,如果掌握好节奏和韵律,就可以享受其中的乐趣。我很喜欢他说的“优雅”,技术型户外包括溪降、飞伞、攀岩等等,也都在追求优雅的境界啊。
顶端 Posted: 2008-08-04 15:55 | 美国 9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行者网 » 行者资讯
Time now is:04-19 02:19, Gzip dis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