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2007------穿越大溪--月白风清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柳如烟
行者路上客
级别: 无名行者


精华: 8
发帖: 3942
威望: 2895 点
芒泥: 23613 RMB
注册时间:2004-03-04
最后登录:2019-01-20

 2007------穿越大溪--月白风清

作者--月白风清

6.15星期五 出发

去年去大溪半穿的情景还历历在目,转眼一年过去了,再次收到宜昌好友的邀请,让我心里又有了一种跃跃欲试的冲动

期待的日子终于到了,一大早起来就开始准备行装。户外出行对我来说已经是N次了,整理装备也算是得心应手,但户外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每次出行的准备工作我还是非常谨慎的。我按照自己早就列好了的装备明细表,一样一样的装包,听老驴说过“每一样装备都是对自己的一层保护”。约了山羊、万里他们吃过中午饭就开车出发,剩下的时间又跑到网上狂策,呵呵

终于出发了,我跟山羊、万里,还有从长沙赶来跟我们会合的耗姐,一行四人开车向宜昌狂奔而去。因为此次宜昌之行,我跟山羊、万里、耗姐不是走同一条线路,所以到了宜昌我们就分道扬镳了。

一到宜昌就被野人(宜昌户外好友)开车拉到江边FB,没想到另外还有虎哥跟森林早就在那等候,一见面就每人给我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挡不住宜昌驴友的热情,被他们灌了二瓶啤酒,极度FB后回宾馆等候武汉的大部队,因为酒精的作用,没等到大部队的到来我就已经倒头呼呼大睡了,呵呵,真是惭愧!
6.16星期六  穿越

    随着闹钟的鸣响,想起昨天野人对我的告诫“七点集合,不要迟到,我最讨厌迟到的人”,不敢有丝毫怠慢,起床洗漱完毕,背起行装来到宾馆大厅。一眼就看到厅里几个熟悉的身影,阿巍、大兵、一面{武汉半穿队伍的领队跟教练,此次穿越他们是从溪口往里走一半,然后在五洞子折返,我跟宜昌的队伍是从山上随溪而下,到溪口跟武汉半穿队伍会合},做完简短的安排,就上了虎哥早就在门外等候的车。

在街口吃过早饭后,野人、半龙、森林、鸡头、蜘蛛、鱼儿、嘎斯、晴天加上我,一行十人开始进山,车到半路,因为路上发生交通意外而堵车了,考虑到我们要在一天的时间内穿出来,时间紧迫,野人一声令下“下车步行,到前面换乘小巴”。随即开始了我们在大马路上的“换装秀”,头盔、护膝护肘、溯溪鞋、保险带、保险锁、8字环,还有人换上了潜水服,当我们全副武装走在大马路上时,我看到了路边停着的车里一双双充满惊奇的眼睛,那一刻我觉得自己跟动物园跑出来的大腥腥有得一比了,哈哈哈

小巴载着我们一路疾驰了一个小时左右,到达山顶。下车简单整理后,艰险的旅程正式开始了。森林跟半龙背着技术装备走在前面带路,我低头紧跟其后,顾不上抬头看风景了,心里只有一个信念,走稳脚下的每一步,尽量跟上前面的速度。因为这次穿越我们都是轻装上阵,所以很快我们就翻过了一个小山坡,一路上只听到身上主锁跟8字环发出的那种轻脆的碰撞声,很是好听。半个小时后,终于看到小溪了,因为少雨的原因吧,溪水很小,水还是那么的清澈,很多不知名的小鱼在水里自由而欢快的游着,我情不自禁的对着山沟大喊了一声“大溪,我又来了”

开始下溪走了,水凉凉的,野人在前面身轻如燕般的在溪里的大石头上健步如飞,在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了一个让人不可思议的事情,野人竟然是穿着一双拖鞋,目瞪口呆的我忍不住对他说了一句“我真是信了你滴A邪!”(武汉话)

来到一个潭口,有人在前面已经下水游过去了,而本人是汉鸭子一个,不得不从潭边的岩石上手脚并用的爬过去,爬到一半后我实在找不到落脚的地方了,就扯着嗓子对已经过去了的森林喊“野人是怎么过去的呀?”森林回话“跟你一样过来的”,听了这句话后,我心里偷偷在说“你个野人穿个拖鞋都能过,我穿个鞋底有钉子的鞋还过不去?一定行的”,有了信心就有了力量,第一个潭我从相当于垂直度80的岩壁攀爬过去了。

沿着小溪走了半个小时,到了一个瀑布口,前面无路可走了,要降了,野人跟半龙开始打点放绳子,我们就在一边休息。袖手旁观之时不免又生好奇之心,我尽量*近岩边向下张望,想看看这个大吊到底有多高,但我根本就看不到底,野人阻止了我继续*前的做法,因为我没打保护,地上很滑,万一掉下去,就成野人说的“那就不叫瀑降了,而叫跳崖了”。开始降了,野人挂好绳子,第一个下去了,通过他下去的时间推算,这个大吊距离不近啊。陆续下去几个后,我该降了,半龙帮我挂好绳子,因为有过降的经验,所以我毫不犹豫的开始向后迈出了第一步,身体向后仰,把腿伸直一步一步向下走,岩壁很湿很滑,我不敢往下看,死死盯着自己的脚下,让自己的每一步都走稳。走着走着,突然我发现脚下没有支撑的岩壁了,扭头往下一看,再往下就是悬空了,接着底下就是一个潭,天啦,我虽不恐高但我恐水啊,看着底下深不可测的潭水,我向下急呼“谁来救我呀?~~”,这时嘎斯的声音传入我的耳膜“老婆,银行存折的密码是多少呀?~~”,这时只听到底下传来一阵狂笑,我心一横眼一闭脚一登,人就离开了岩壁而吊到了半空,瀑布淋到我的身上,我大声对着底下回应了一句“打死我也不说~~”在一片哈哈大笑声中我顺绳而下到了潭水中,晴天早就已经站在水里接应我了,解掉我身上的绳子,一直把我送到了潭边,当脚底踩到地面的那一刻,我才觉得走在地面的感觉真好!

一连降了二个大吊,后来听野人他们说这二个大吊加起来有150米,我站在底下抬头往上看,再次以一种新的角度和眼光来审视这个瀑布,果真是高啊!

走到此时已经是下午了,大家体力消耗虽然不大,但因为全身都湿了,明显感到有点冷了,该给自己补充点什么了,简单的吃了点路餐后继续前进,下了一个陡破后来又到了一个瀑布底下,我环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地方好眼熟啊,原来我们到了大溪半穿的折返地五洞子,因为溪水水量小,这个瀑布干了,所以比去年来的时候有点不同,过了这个地方后面的路我就很熟悉了,沿溪而下,一口气走了一个多小时就到了溪口,远远的就听到前面热闹的喧哗声,原来大部队在前面做岩降练习,山顶传来了阿巍跟大兵的呼唤“解放,解放~~”(这是他们给我取的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昵称),我尽情的向他们挥舞着双手喊到“哎~~我回来了~~”接着就是底下那些架着的大炮小炮全部掉转过来,对着我一顿乱拍,我感觉自己一下好象成了走红地毯的明星了,呵呵!跟大伙一一击掌,祝贺我胜利全穿。虽然此时我全身湿透,但心里那种温暖与激动,真的是无以言表

6.17星期日  感动

清早,雨点滴在帐篷上啪啪的响,昨晚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开始下起雨来了,我环顾了一下我的帐篷,外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有人帮我支好了,里面一点湿的痕迹都没有,脑海浮现出领队半夜起来为每一个队友检查帐篷的情景,潮湿的心情一下变得温暖起来,多好的领队啊!外面的喧闹声告诉我,今天的天气并没有影响队友们进沟穿越的兴奋心情。

吃过早饭,大家开始准备行装,阿巍、大兵、一面、嘎斯等几位领队不断的跟大家讲解着进沟穿越的各种注意事项。雨还在下着,按照团队的安排,我一个人留守营地,嘎斯跟晴天为了更好的保证大家的安危,再一次领着大家进沟穿越。我把我的手杖和腰包给了队里年纪最长的老潇大姐,提醒她一定要注意安全。

随着大家的身影消失在浓浓的雨幕里,老周家慢慢恢复了宁静。我独自一个人站在老周家的屋檐下,不远的山头上已经是烟雾蒙蒙,宛如仙境,心里却一直挂念着山沟里的每一个队友。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跟老周闲聊着,看看天空,雨好象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起身帮队友跟自己的帐篷收了,继续等待大家的归来。按照我预计的时间,走先的领队应该能在下午二点左右返回。

雨越下越大,时间差不多了,老周的姜汤也熬好了,我移到前面木棚里坐下,那里可以第一时间看到队友们归来的身影。二点过了,没看到一个队友回来,我的心里开始有点担心了。终于有人回来了,我在心里默默的清点着人数。到第七个回来的时候,我的计划被打乱了,因为他带回来了一个可怕的消息,以柔受伤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找人救援。通知老周,他立刻冒雨跑去村里找人,前面返回的队友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雨衣、防水袋、头灯、食品等交给回来报信的裸哥,裸哥在收齐所有急需的救援装备后,跟老周找来的村民再一次冲进了溪沟。

一面回来了,顾不得一身的疲惫,找来晴天、小诺、木头,做了一番简短的安排后,晴天、小诺跟木头换上了湿衣服,我把自己的头盔拿出来交给了小诺,嘱咐他一定要小心,而后三个人义无反顾的再次冒雨冲进了溪沟。

不多时,又一个伤者出现在我们面前,他就是我们队里的大哥龙行。他在沟里听到以柔受伤的消息后,主动提出回来报信,心急的他在匆匆返回的路途中,为了帮助队友而自己摔倒在石头上,把眉骨处摔破了一条三公分长的大口子,血流如柱,看到他布满血迹的脸,有队友立即拿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消炎药凡,帮忙把药粉洒在了伤口上,做了点简单的包扎后,龙行大哥一直默默地坐在沙发上,至始至终都没有半句怨言。

村口走来一个熟悉的身影,是野人,他上午才跟我告别回了宜昌,接到出事的消息后,又马不停蹄的开车赶过来。满脸急切的神情,听说伤员还没出来,他顾不得自己脚上穿的皮鞋,顶着风雨向溪沟匆匆走去,溪沟里的情况他最清楚,有了他,救援的力量就更大了。

雨一直在下,感觉天气越来越冷了。对讲机里传来了前方救援人员的声音,野人、阿巍、大兵、嘎斯、小诺、晴天、木头、裸哥再加上当地的三个村民都在努力的营救以柔,因为溪沟里是没有路的,我们进去穿越都要手脚并用的爬,很多的地方都是在水里淌过来,要把一个人从里面背出来,那种艰难的程度是可想而知的。我们真的无法想象当时的情景。(后来裸哥在贴子里这样描述到:在营救"以柔"的这4小时中真是坚苦和感人,领队和教练以他们的专业和细心对"以柔"伤势进行了很好的处理,在村民的协助下轮流背"以柔"出山,后来又赶来已经出山的两位队友,过峭壁时因背着人无法找到落脚点时,"一面""大兵"等几位我不好意思叫不上名字的队友,用肩、膝、头当垫脚石让村民踩着;过独木桥时大家马上跳下潭中扶着过;)看到此情此景,怎不叫人觉得感天动地!
趣象论坛欢迎您
http://www.16qx.com
顶端 Posted: 2008-07-05 00:42 | [楼 主]
柳如烟
行者路上客
级别: 无名行者


精华: 8
发帖: 3942
威望: 2895 点
芒泥: 23613 RMB
注册时间:2004-03-04
最后登录:2019-01-20

 2007-----再走大溪







想着野人穿的拖鞋,坚定信心,我从这里爬过去了

描述:野人开始玩绳子
图片:
描述:脚上有钉子的野人
图片:
描述:我也饿了呀
图片:
描述:大吊全景
图片:
描述:嘎斯的标准笑容
图片:
描述:休息中
图片:
描述:山林
图片:
描述:下降
图片:
描述:5洞子
图片:
趣象论坛欢迎您
http://www.16qx.com
顶端 Posted: 2008-07-05 00:45 | 1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行者网 » 行者资讯
Time now is:02-19 06:58, Gzip dis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