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藏南无人区】探寻世上最后的秘境天堂—徒步穿越雅鲁藏布大峡谷(29)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柳如烟
行者路上客
级别: 无名行者


精华: 8
发帖: 3942
威望: 2895 点
芒泥: 23613 RMB
注册时间:2004-03-04
最后登录:2019-02-20

 【藏南无人区】探寻世上最后的秘境天堂—徒步穿越雅鲁藏布大峡谷(29)

九月二十七日 穿越第十二天 喜嘎隆巴营地到门中村 9点半出发,19点半到达章岑父亲家,徒步10个半小时,升降1600米,直线距离约5.8公里。坐标 29°53.404N  95°07.252E  门中住地海拔1692M

你玩户外吗?
你会徒步吗? 
你会登山吗?
你玩攀岩吗?
你会岩降吗?

你会溯溪吗?

这六个问号是我这个纪实系列开篇里的首行,它们不是心血来潮的文字玩笑,而是穿越结束后,我对雅鲁藏布大峡谷穿越的一个真实的认识。虽然,跻身户外的我从来就是个菜驴,可曾经多方面户外项目的尝试,让我对这些运动有了最基础的认识和体验,也因此让我的大峡谷之旅,有了最低的胆识保障。

穿越进入第十二天,我们一路上经历了将近4800米的山脊翻越,虽然它的海拔高度与珠峰相差4000余米;经历了碎岩山体的攀爬,那难度当然与专业攀岩的难度有较大的差异;经历了诸多冰川河、溪涧的升降,除了没有过瀑降和跳潭以外,几乎所有的溪降地形都已经过;我日常户外遭遇的岩降速降,没教会我更多的技巧,却让我具备了足够的勇气。

寻常的户外,过江溜索少见吧,那么,在大峡谷里我有幸亲历一次,那感觉,象飞——虽然是在雨中,咆哮的喜嘎隆巴上,吼声震天。哈哈……我轻盈地,如蝶,飞过了喜嘎隆巴!



谈不上醒来,几乎整夜未眠,身子下方全是水的感觉真是不好玩儿。躺在水中,还不能经常挪动,否则,好不容易睡暖和的水又变得冰凉。你还得从头再来,温暖身下的冰水。

雨打森林唰啦啦,雨打帐篷哗啦啦,风掠山林唦啦啦。它们此起彼伏,喧闹着山林,喧闹着大峡谷。记得朋友穿越大峡谷时,夜间经常听见野兽吼叫,我居然从未听见过,连这大峡谷里众多的动物,也仅仅见过黄羊和羚牛。但这风声、雨声我实在太熟太熟了,简直要用“耳熟能详”来形容了。

8点钟时,森林里还是黑糊糊的,光线黯淡。当然,这和忙个不停的大雨有着极大的关系。雨雾中的森林很美,我实在不能忍住抢拍了一张,因为大雨中匆忙地拔营,实在是件高难度的活儿。西饶他们昨晚大多数人都在大石岩屋下露营,听说大雨溅流进了岩壁下的空间,让他们整夜难以安眠。



9点半,全体人马离开籍以遮风避雨的大石岩屋,翻身上崖,从一条大水疾宕的溪涧中下降。这是一条陡峭的溪涧河,大多数溪段可以称作跌水瀑布,数米高的瀑布连成一线,在凌乱的山岩间激起千堆白雪。溪涧水量极大,让爬行下降的我异常谨慎,生怕一不小心就会被冲下乱石的激流,移步天堂。

这是我们进入大峡谷以来,下降的最大水量的一条溪涧河了,巨大的山岩纵横错卧,激流轰鸣,飞流直扑山下。夏日里穿越家乡的溪降峡谷,类似这般的地形也十分罕见,可以说,我还从来还没有走过这样丰水而陡峭的溪降峡谷。因为实在难行,这个溪涧里居然没有留下一张照片。

西饶他们又是早早地消失了踪影,而溪谷间的大石和水流湮消了他们的踪迹,让我忐忑不安。虽然是一条溪谷的下降,可因为有些地方根本无从攀爬,因而需要在激流两岸来回穿梭,有时甚至还得翻上崖壁迂回前行。反复如此,总是让我心存迷路的恐惧。

在雨里、水里整整爬行了一个小时后,突然远远的看见溪涧下方右岸石缝间,冒出逸人的身影,他站在那里向我们拼命地挥手,因为溪谷间根本听不见声音,我们只能回复他一阵手势,然后赶紧下降。

待下降到他曾站过的地方,才发现出现一个小岔路,这路离开了溪涧,转向一片丛林小道,路口有西饶他们做的玛尼堆路标。如果不是逸人站在这里指引一下,我们完全可能沿着溪涧继续下降,根本看不见这个路标。渡过喜嘎隆巴后回望来路,对面的溪涧掩藏在丛密的山林间,丝毫看不见其跌宕的湍流。




沿小道走了十多分钟,便听见巨大的轰鸣声。穿过丛密的树林才看见西饶他们站在一条河的岸边,一条溜索出现在河上,他们正在忙着渡人和背篓过去。

当时我没听清楚西饶他们叫这河什么名字,回来后朋友根据我的描述和营地坐标,才告诉我是喜嘎隆巴。可能是连续的大雨,喜嘎隆巴的水位很高,巨流激宕翻卷,轰鸣震天,我们站在岸边根本不能听见彼此的说话声,完全靠耳语和打手势沟通。


 

大雨正在进行中,西饶他们有条不紊地忙碌着,确保安全渡河。喜嘎隆巴一带虽然还是无人区,但已经接近门中村了,属于猎人的狩猎范围。这些河流过去是猎人打猎的必经之地,因此很多河流上都有溜索的。原来曾经有过村子的附近河流也会有溜索,千百年来,这里的人们都是这样过河的。

至于这些溜索是否还能够使用,我不太清楚他们是怎么知道的。只是知道他们很清楚哪些溜索可以用,哪些溜索不敢用了。
 

趣象论坛欢迎您
http://www.16qx.com
顶端 Posted: 2010-12-22 22:38 | [楼 主]
柳如烟
行者路上客
级别: 无名行者


精华: 8
发帖: 3942
威望: 2895 点
芒泥: 23613 RMB
注册时间:2004-03-04
最后登录:2019-02-20

 






特勒巴桑在过溜索。他就用扁带做成一个尿布安全带挂在钢丝圈上,笑嘻嘻地滑过了溜索。



西饶穿上了花雕的安全带,还用上了滑轮,渡河先行。我站在一边心想,他们应该从没有过这些安全装备使用的培训吧,可看着他们娴熟地摆弄着这些东西,真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如果他们有机遇得到相关的训练和培训,应该是最天生的高手。而西饶似乎是出于本能地不信任那个滑轮,认为没用,不如他们的钢丝圈,事实后来也得到了证明。


      
趣象论坛欢迎您
http://www.16qx.com
顶端 Posted: 2010-12-22 22:42 | 1 楼
柳如烟
行者路上客
级别: 无名行者


精华: 8
发帖: 3942
威望: 2895 点
芒泥: 23613 RMB
注册时间:2004-03-04
最后登录:2019-02-20

 

我们几个里,洛越先行。逸人一手一脚地帮他穿好安全带、扣上锁门加上胸带,送他出去。看见他滑到了溜索中间,我才想起来应该问问他以前是否有过类似的经历。不过,要是问一个男人遇到这样的情况紧不紧张,肯定是非常不礼貌的事情了。

记得原来跟朋友们玩滑翔伞,让会飞的朋友带飞体验,大多数人都没什么问题,我更是从来没过害怕的感觉。可就是有一个被带飞的堂堂男子汉,在逆风迎崖奔跑的当口,双脚发软,差点导致坠崖的事故。当然,那样的坠崖后果不会很严重,最多也就在崖边摔个跟头,因为还有伞牵拉着人。




呵呵,看见洛越的双腿翘得高高的,我都为他感到累。喊他放下双腿的话,肯定没听见,水声太大了。



  
趣象论坛欢迎您
http://www.16qx.com
顶端 Posted: 2010-12-23 03:39 | 2 楼
柳如烟
行者路上客
级别: 无名行者


精华: 8
发帖: 3942
威望: 2895 点
芒泥: 23613 RMB
注册时间:2004-03-04
最后登录:2019-02-20

 





十二点了,章岑最后一个过河。他很快就滑了过来,到岸边时,我才看见他嘴巴里居然咬着他用来做登山杖的竹竿。至此,距离我到达河边,已经过去了一个半小时。



趣象论坛欢迎您
http://www.16qx.com
顶端 Posted: 2010-12-23 03:46 | 3 楼
柳如烟
行者路上客
级别: 无名行者


精华: 8
发帖: 3942
威望: 2895 点
芒泥: 23613 RMB
注册时间:2004-03-04
最后登录:2019-02-20

 

看见我平安的过来,西饶似乎很高兴,他可能最担心我是否能够平安地通过这个溜索了。在我到达后,他们取下了已经磨偏的滑轮,说:这东西没用的,才过5个人就要磨断了。



巴桑也是用扁带过的溜索,看他轻松的样子就知道一点问题都没有。过去的他也是猎人,这样的溜索对他来说应该很小儿科。



逸人过河了,我站在岸边拍了几张,效果比洛越过河的时候好很了多。我过河的片子是花雕拍的,相机在他手里,结果我的相机里就缺少了他过河的镜头,洛越相机里应该有的。



      
趣象论坛欢迎您
http://www.16qx.com
顶端 Posted: 2010-12-23 03:53 | 4 楼
柳如烟
行者路上客
级别: 无名行者


精华: 8
发帖: 3942
威望: 2895 点
芒泥: 23613 RMB
注册时间:2004-03-04
最后登录:2019-02-20

 

我从包里拿出安全带慢慢穿上,很冷,站在河边半天不动,浑身湿透感觉有些冻僵了。等到大个子西饶过河后,我便站到了溜索旁,拿出扁带让逸人帮我穿好胸带,因为看见好几个人都有上半身重心向下的情况。他们让我空身过江不背包,我说没事儿,只是紧了紧背负和腰带。双保险——钢丝圈和滑轮都被他们给挂上了,最后逸人检查了一下锁门,章岑在一旁扶着钢丝圈和锁,我后仰倒下身体,脚轻轻蹬开树根便悬空了。

对岸有牵引绳在拉,我的双手也慢慢地拉着钢丝绳,一点点滑向对岸,还算平缓,钢索有些上下左右摇摆。我冲他们笑笑,很快就到了河中间,扭头看看身下的喜嘎隆巴咆哮的河水,很有些震撼的感觉,仅一分多钟,我就轻轻地从它的上方掠过,如一阵风。







      
趣象论坛欢迎您
http://www.16qx.com
顶端 Posted: 2010-12-23 03:59 | 5 楼
柳如烟
行者路上客
级别: 无名行者


精华: 8
发帖: 3942
威望: 2895 点
芒泥: 23613 RMB
注册时间:2004-03-04
最后登录:2019-02-20

 

因为大雨,站在两岸等待的时间其实是一种折磨,全身内外尽湿的身体,热量迅速流失,寒冷便让人哆哆嗦嗦了。

过喜嘎隆巴前后大约耗费了2个小时,待章岑最后一个抵达后,大家便迅速地收拾好东西,离开河边,开始在丛林里开始翻越这个大山,出发时已过正午。



依旧是我落在最后,40多度的山爬起来实在是难受。陡峭泥泞的山上,森林密集,少数地方有小路的痕迹,应该是野兽和猎人们走过的。又是大雨,又是荆棘,经常拉扯着我难以行进。我把雨披前后都挽成疙瘩,可还是时常被挂。

一点半钟时,蚂蟥出现了。开始是在裤腿上发现了它们的踪迹,然后是登山杖,雨披。不多,过一会儿摘掉它们即可。因为落后,我的行进速度虽然不快可始终不敢停留,包括拍照。在过了这个倒木后,我实在是感觉不能忍受了,才停下来,在毛毡鞋的鞋帮部位抓到2个在吸我血的蚂蟥,伤口已经很大了,血流不止。

按照原理来说,蚂蟥咬人是没什么感觉的,因为它们会分泌一种麻醉成分的东西,让被咬的人和动物没有知觉,再就是他们分泌的不融血酶会让伤口久久地出血,难以凝固。

我天生不算是怕虫子的人,抓捏这些蚂蟥不在话下。但我有点敏感,蚂蟥一咬就会知道,跟夏天被蚊子叮咬的感觉一样。但在有蚂蟥的地方,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停留的,要不会招惹来更多的攻击。 




在无边的森林里爬行了2个小时后,终于到了一处巨大的岩石跟前,西饶他们已经早早到了这里,烧水喝午茶呢。这里又是一处猎人的落脚岩屋,岩石下有一个整木掏挖的水槽,有水,绿茸茸的苔藓植物长满内外,岩壁上有一条缝隙正滴雨水到水槽内。水看起来很清澈,可我不敢喝,那绿幽幽的水里谁知道有多少有机生物在里面啊。在野外,我敢喝溪水、河水,可从来不喝潭水、死水,虽然我的肠胃一贯很坚强,几乎没有在外因为吃喝不干净的东西和水拉过肚子。


 

在岩屋下眺望远方,无边的森林绿意葱茏,山峦在雨雾之后隐约难现。雨还在下,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也不知道继续前进有什么样的路程等着我们,这没有路是森林里仿佛处处都是陷阱,稍不留神便会落入茫然的迷境,迷路的恐惧再次如此强烈。刚才上山的路上已经好几次险些迷路,如果不是西饶他们派人等待,真不知道我们这会儿在森林的那个角落里爬呢。
 
       
趣象论坛欢迎您
http://www.16qx.com
顶端 Posted: 2010-12-23 12:33 | 6 楼
柳如烟
行者路上客
级别: 无名行者


精华: 8
发帖: 3942
威望: 2895 点
芒泥: 23613 RMB
注册时间:2004-03-04
最后登录:2019-02-20

 

老规矩,我提前离开休息点,在前面先走。大峡谷里一路都是这样,我这只笨驴总是先行,可总是最后一个到达休息点或是营地。遇到途中休息点,也就是稍作停留便提前先走。我也习惯了,每次自嘲曰:不就是在路上是死的嘛,一到营地俺就活了,哈哈……

从岩屋右边上山,才爬了10来分钟就遇到一个岔路,丛密的灌木中两边都有隐约的痕迹,也不知是什么东西走过的。这一带是猎人和野生动物的天下,他们走过的痕迹很明显,可又是漫山乱窜的,没有规律,让我实在难辨哪是我们该走的翻山之路。

我只好停下来,等着西饶他们,不想走冤枉路,也怕迷路。等了几分钟后,西饶上来了,他把两边的路看了看,就沿着左边直上的山道继续爬山。他告诉我还有一个多小时就会到达山顶,然后开始下山,直到门中村。

还是40来度是翻山之路,累得人无话可说,我又落后了,西饶他们全都走到前面去了,杳无踪影。我这怕上升的驴再次无可奈何地在这无边的森林里缓慢地爬行着,感觉是那么的漫无尽头。

3点钟的时候,终于来到了山顶附近,海拔再次超过了3300米。白玛在此等候,他怕我们走错了下山的路。他看见我爬山实在慢得要命,就把我的背包拿过去了,捆在他的背篓上。告诉我还有2个小时就可以到达门中村,然后又反复叮嘱我们沿着大路下山,别走岔路。呵呵,说起来好笑,大山里我往往分不清楚他们嘴里的大路,跟那些小道岔道有多大的区别。

继续在森林中前进,翻越山顶后的确出现了明显的小路,这些小路跟墨脱之路上的那些泥泞小道很近似,厚厚的腐殖层布满山道,泥水混杂,湿滑非常。不能停,蚂蟥随时惠顾。但不停也不行,每隔十来分钟就得清理一下,因为眼看着它们迅速摇晃着身体自下而上地爬行,几分钟就可能就钻进我的腰部,贪吃我的鲜血。在我腰部已经抓了好几个正在吸血的家伙,只是这些蚂蟥还不算很大,血也被吸得不多。

翻越山顶后开始下降,森林越来越美,非常形象的远古的神话场景,神秘莫测地无言形容,徜徉其间,我忘了一切苦痛。顾不得下雨,也顾不得蚂蟥了,拍了很多片片。只是因为雨雾,质量好的照片实在太少,太少,让我无限遗憾。这样神秘之极的森林,今生怕是再也不可能遇见,而我却不能把它们完整、真实地拍下来,展现给世人,它们只留在我的记忆中,无限美妙。






3点半钟,一直在前面走得没影儿的逸人和洛越在路上出现了,洛越的怀里居然抱着一个巨大的灵芝。这是一个外观非常完美的大树灵芝,扇形的年轮线条优美,白色的菌边均匀完整,菌面色泽艳丽丰满。

逸人笑得合不拢嘴,兴奋地告诉我们是怎么发现这灵芝的。一直埋头走路的他已经累得来不及,根本没有力气东张西望。可到这儿的时候,却鬼使神差地向右边的森林深处望去,一下子发现了这个灵芝,长在距离地面几米高的大树上。

他跑过去,可怎么都够不着灵芝。因为雨水大,还因为大树上苔藓滑,洛越劝他别爬树,担心会有摔下来。可逸人坚持要这个灵芝,奋力爬上了大树,可用手怎么都掰不下来,只好又向上爬了一段到达灵芝上方,用脚使劲蹬才把这个灵芝给踹了下来。


      
趣象论坛欢迎您
http://www.16qx.com
顶端 Posted: 2010-12-23 13:27 | 7 楼
柳如烟
行者路上客
级别: 无名行者


精华: 8
发帖: 3942
威望: 2895 点
芒泥: 23613 RMB
注册时间:2004-03-04
最后登录:2019-02-20

 







      
趣象论坛欢迎您
http://www.16qx.com
顶端 Posted: 2010-12-23 14:01 | 8 楼
柳如烟
行者路上客
级别: 无名行者


精华: 8
发帖: 3942
威望: 2895 点
芒泥: 23613 RMB
注册时间:2004-03-04
最后登录:2019-02-20

 







      
趣象论坛欢迎您
http://www.16qx.com
顶端 Posted: 2010-12-23 14:07 | 9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行者网 » 行者游迹
Time now is:02-22 05:33, Gzip dis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