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呓语——听鱼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柳如烟
行者路上客
级别: 无名行者


精华: 8
发帖: 3942
威望: 2895 点
芒泥: 23613 RMB
注册时间:2004-03-04
最后登录:2018-10-29

 呓语——听鱼

子非鱼,安知我所欲?


 
暴雨如注的京城子夜,坐在窗前,喝茶,听鱼。

窗棂外虽有雨棚,依然雨斜淋窗,刷刷流淌,让人联想到奔涌的泪。电视里不知放着什么片子,居然很应景。剧中的女孩子在瓢泼的大雨中,嚎啕狂奔,雨水泪水混杂流淌分不清咸湿,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


鱼儿“吧嗒吧嗒”的声音盖过了窗外的电闪雷鸣。它们该是知道这会儿的我跟它们一样无人言语吧,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我,一张一合的嘴巴仿佛跟我私语。

鱼儿是在笑么?鱼儿无语。鱼儿在流泪吗?鱼儿的眼睛波光泠泠……

有谁知道,此时此刻的鱼儿们在想些什么呢?都说鱼儿是快乐的,因为从来没人看见过它们流泪。

今天以前不知道它们家在哪儿,没来由的,它们随这两个青花鱼缸一起被我搬回了家,给冷清的家里增添了一些颜色和声响。

随它们一起来的水草们,思之再三后我还是没让它们呆在一起。虽然买它们的时候是想把它们放在一起的。现在就让它们各呆各缸各玩各的了。想当然的,它们在一起会很漂亮很自然,可过不了几天,这些水草们可能就没了根须,继而会没了生命……

在大自然里,鱼儿与水草们呆在一起却是理所当然的。特别是在一些水乡,水葫芦与水浮莲的泛滥已经成为一种生物灾难,被灭之不及,因为它们实在是繁衍的太迅速了,侵占了其他水生植物的生存空间。可这几朵是我花钱买回来的,严格来说价格也不算菲。3元人民币一朵,貌似比很多蔬菜都要昂贵许多。

 
趣象论坛欢迎您
http://www.16qx.com
顶端 Posted: 2012-08-06 20:32 | [楼 主]
柳如烟
行者路上客
级别: 无名行者


精华: 8
发帖: 3942
威望: 2895 点
芒泥: 23613 RMB
注册时间:2004-03-04
最后登录:2018-10-29

 

今年北京的暴雨总算是出名了,不再仅仅是被网络嘲笑的“看海”了,而是山洪滚滚,泥石横流,波涛汹涌。一百多条鲜活的生命被瞬间吞没,悄无声息抑或是天崩地裂。 
 
来自网络当日白洋淀上暴雨的图片

狂暴来袭的时候,我正在白洋淀上拍荷花。也许是一种预感让我在上船之前带上了容量为30升的防水袋,还有皮肤风衣。虽然上船的时候天气阴沉湿热难耐,但实在是没有大雨来袭的征兆。

76岁的老船工划着可载4人的小木船出淀,带我们去看荷花。船儿慢悠悠的划过狭窄的水道,墨绿腥臭的湖水让人不甚感慨。拼船出游的一个老兄看着那些漂浮在水面的死鱼连连摇头:十年前的白洋淀水清鱼欢,天壤之别啊!

近一个小时的漫摇,我们来到一片交钱便可以进去采莲的水域,莲荷深处可以看见不少船儿深入其间,远远的传来阵阵欢笑。想必,可以做一次采莲人的机会实在稀有,高兴是必然的。


看着这无边的荷田,我也有了一丝欣喜,这辈子好像真没做过采莲人呢,仿佛连这般划着船儿进入荷田的机会都没有过。也自然想起多年前一次拍荷后写的小诗,那诗里,我想象中的前朝古城外,一朵迟放的莲与一个美丽的采莲姑娘擦肩而过的缘分:


迟放的荷

江南迷蒙的烟雨
采莲的船儿轻摇
浆儿划过满是浮萍的荷塘
细雨飘落 满塘涟漪
美丽的翠鸟叽啾
荷塘上轻盈的舞蹈

我是你船边静静掠过
未曾开放 羞涩的荷
你的容颜羞了满塘的鱼儿
你的裙衫迷了我痴情的目光
你轻盈的浆划过心上
留下清波揉碎的倩影 艳丽如花

红红的蜻蜓立在含苞的荷尖
绿荷上盈盈的露珠闪烁
蕴蓄绚烂的花季
刻意地等你 只为这擦身而过的缘
把最美的芬芳留给你
哪怕只赢得你走过的 瞬间

亭亭的莲长满荷塘
清风送来你的歌声
采莲船穿行清香的荷间
你看见了我——那朵迟放的荷
在错过了尘世缤纷的花期之后
终没能错过你惊慕的眼睛


船儿划入荷田后,我才发现想要做个采莲人真是不易。无论是采莲蓬,或是摘荷花,甚至采荷叶或是荷尖,对于我来说都是比较困难。莲荷的茎干韧性十足且都有细小的尖刺,异常扎手,连根拔起后,细长的藕带白白嫩嫩的,居然也是难以折断。

 
荷田里有个村民划着小船,专门采摘荷尖,那是白洋淀的一道著名小菜:清炒荷尖。据说有清热解毒,降压减肥之功效。这些荷尖如果卖鲜叶给旅游者高达16元一市斤,价格实在不菲。那村民手脚麻利,蹲在船边一手撑杆一手采荷尖,让我抢拍都来不及,加之开始下雨天色变暗,船儿也摇晃的厉害,照片都是虚的。

我也试图采些荷尖,伸出手才发现困难重重。虽然这荷尖从茎干上摘下来比采荷花荷叶容易多了,没那么扎手,可要船儿靠近刚刚露出水面的荷尖,且让自己保持平衡,用手够得着它,却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它们往往被漂移的船儿压进了船底,或是远远的漾开让我只恨手臂太短。


进入荷田才知道想要船儿随心所欲很不容易,老船工帮忙我们开始采摘荷花莲蓬。可能是来人太多或被采摘的太过频繁,荷田里几乎没什么大的莲蓬,荷花也不大。天空黯淡下来飘起了雨丝,我们还很是从容的想要多采些莲荷。可不一会儿,湖面的风开始大起来了,雨丝也变成了雨点儿越来越密集。我们担心雨会越来越大决定返程。因为我们船上的四个人就我带有防雨装备,其他三个人什么都没有。而我们的木船上既没有任何救生设备,连顶棚也是一块单棉布,根本不防雨。

船儿慢慢划出荷田,开始返程。雨却骤然密集起来,打在身上生疼,狂风让我们的船儿完全无法前进。我们的船儿是没有动力的木船,那些带有发动机的小船很快就没有了踪影。老船工吃力的划着船儿,顶着风的船儿不但丝毫不动,还被吹回了荷田附近的网箱鱼塘跟前,动弹不得。我们想要帮忙划船,老船工也不让,说我们划不好,会翻船的。

船儿的顶棚是一块花棉布,此刻被鼓成了帆,在狂风中发出剧烈的声响,眼看着要将船儿掀翻。我伸手去拉花布,希望将它拽下,狂风似乎知道了我的意图,“唰”的一下撕裂了棉布,吹折了棚竿。头顶的危机总算去除了,但倾盆大雨当头浇下,让我们没有丝毫躲藏的可能。我的相机早已装入了防水袋,船上其他几个人的手机之类的东西也装了进去,总算是不会变成废品了。

开始的雨淋到身上是热热的,一会儿以后随着雨大风疾就越来越冷了。我穿上了皮肤风衣有一定保温功能,另外几个人被暴雨淋得直打寒战,眼睛都睁不开。我紧紧抓着网箱的立柱木杆,担心船儿侧翻。因为我跟船上的另外一个女孩都不会游泳,一旦船翻,这么大的风浪暴雨,没有救生衣的我们完全可能会葬身鱼腹了。

暴雨当头,让我异常想念起我的救生衣和潜水服,如果有它们穿在身上,哪怕十级台风貌似也可以抵挡一阵子了。可这会儿的我们什么都没有,一旦落水完全可能是个秤砣。当头淋着雨我心里还在痛苦的纠结:如果一旦落水,我是放弃装着5D2和莱卡那沉甸甸的防水袋呢,还是与之一起沉入白洋淀?也就是在那样惊涛骇浪的瞬间,我突然深刻的领会了刘老根小品里的那两句话的精彩:人死了,钱还在;人还在,钱没了。 

雨幕密集到能见度仅几米,远远的看见还有一艘木船跟我们一样的境遇,在狂风暴雨中剧烈的颠簸。我的心里突然有了些希冀:也许,老天爷看在我一贯善良的份儿上,一定会给我一线生机,让不会游泳的我绝对不落水。因为这时我心底完全有了落水的思想准备,甚至也想好了最后关头放弃防水袋乃至所有的东西。无论5D2还有小白镜头和莱卡对我来说多么重要,一旦落水后它们的重量完全足以将我拖入湖底,而生命于我爱的人来说更为重要。在这仿佛是生命的最后时刻,我心底依旧深深的爱着,想着他们,他们一定不知道我目前的处境,甚至,心酸不舍的泪悄然滑落。生命是如此可贵,而爱和这个世界是那么让人恋恋不舍。为了我爱的或爱我的人们,我一定要活着离开白洋淀。

因为我仅仅是为了拍荷花而来,而这荷花是佛前的莲,它们数千年年一直伴随着佛,弘扬天下善念。


 
趣象论坛欢迎您
http://www.16qx.com
顶端 Posted: 2012-08-07 00:07 | 1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行者网 » 行者色影
Time now is:11-15 03:21, Gzip dis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