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转至微信,医院那些不为人知的事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唯一的色彩
级别: 山野闲人


精华: 0
发帖: 37
威望: 37 点
芒泥: 370 RMB
注册时间:2011-02-16
最后登录:2015-06-05

 转至微信,医院那些不为人知的事


在主内容前一句加《转至微信-怪少阿杰》

我太太是湖南省某省职工医院的护士
(六年工龄)

目前左腿依然行动不便,不能单膝站立,下楼梯还需要有人搀扶,截至2015年4月22日已有140多天。
我与太太于农历2014年9月21日民政局结婚,考虑到结婚生子的问题,就商量着去长沙找一家做疝气手术比较权威的医院进行手术,通过与同事、医疗圈内朋友的咨询后,最终选择了长沙市中心医院
2014年11月26日,我太太在长沙市中心医院普外二科进行了腹股沟疝气手术,从此噩梦般的日子开始了。主刀医生叫周杰斌(副教授),以下内容为太太亲口阐述:我的意识是麻醉苏醒那一刻开始的,当时我感觉左腿没有知觉,护士帮我拔了气管插管,问我有开始恢复意识吗?我告诉她我的左腿没有知觉。当时她的回答是:“可能是沉重脚的原因,左边的腿吸收麻药的剂量可能多些,就这样我被推出了手术室”下午手术医生来看了我,我告诉他我左腿没知觉,好几个医生都只听了之后都没做任何解释。到了晚上还是没知觉我就开始紧张啦,叫了值班医生来问诊,值班医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哑口无言)。后来通过与骨科,神经科的朋友与同事进行咨询,自己也翻阅了相关文献。根据相关资料以及医疗圈朋友给的临床症状判断,结果可能是股神经损伤。我把我翻阅的文献给周医生看,同时做了神经肌电图的检查,最后被诊断为股神经损伤。(整个过程,医生完全不闻不问)这是太太发自内心的痛苦与精神折磨,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我太太每日泣不成声,深夜痛苦不堪。
我太太性格非常活泼,在我眼里就像个小女孩一样快乐着,幸福着。普外二科周医生在手术中过失导致股神经损伤,左腿的肌力程度仅为0级,以致于无法正常生活,走路完全需要有人搀扶,每日还需服用曲马多(一种重度止痛药,一般用于癌症患者,对胃的损伤极大,自从我老婆吃了这种药后,经常呕吐,胃部疼痛)…总之,医院给我太太造成的伤害极为严重。

因为药物的问题,我太太也是学医的,所以比较在行。腺苷钴胺是肌肉注射,对于促进神经恢复,药效比较缓慢,我太太曾多次向科室、向主刀医生周杰斌提出注射鼠神经生长因子,懂的人都明白,这个药目前是神经损伤常用且疗效好的药,科室没有用,多次询问也没给予理由。

关于科室不提供鼠神经生长因子,可能存在以下的原因
【利益】按照每日至少一次注射鼠神经生长因子来计算,单价200多一只的药物,计算下来,那费用可不低了。所以科室对待这些病人都不会这么花高额度的药物来进行治疗。

这段时间以来,我们一直本着“只要能治好这条腿,我们就不为难医生”为目的,与长沙市中心医院相关医生与护士进行沟通与配合治疗,直到2015年清明节前后,相继接到了普外二科护士长向玲玲,以及周杰斌的电话。
向玲玲电话内容是这样的:“一个疝气手术本来最多只要住院一个星期,但是你现在已经住了4个多月了,时间太长了会对我们科室有影响,请大家互相理解一下。要么你就出院,要么你就以这条腿的问题再办入长沙市中心医院的康复科进行治疗住院。如果你有什么需求与想法,可以和我们,或者和我们的医生及领导坐下来谈谈”
周杰斌电话内容是这样的:“我建议你还是出院,以腿的问题再办一次入院,可以办到我们医院的康复科”

关于主导医生与护士长的电话,以及科室情况分析,本人认为,有以下几种原因
【1、自身利益问题】我太太住院每天就是一张床+打针,费用算来下来也不过50元,而本身普外科手术人群的流动性大,科室收入也会大,对于一个“科室收入决定医务人员收入”的模式,一张床如果每天只能收入50元的话,那100天下来也就5000元,这比起那些一个小手术一周出院,一个中型手术半月出院的形式来计算,科室起码少了不下200000的收入。据我所知,外科手术是费用比较高的,我太太的手术费15000,同病房一个老太太痔疮手术花了80000
【2、逃避责任问题】据我所知,他们就是不想承担责任,然后就把所谓的“烂摊子”丢给其他科室。

2015年4月20日,我们与长沙市中心医院普外科主任白剑以及主刀周杰斌就“电话催我太太出院这一问题”进行了首轮协商。周杰斌的态度很好,之前也承认过他在手术中的过失,而白剑简直就是个医渣,完全没有医德,对自己科室的过失造成的严重伤害,连一句歉意的话都没有,从头到尾就是用他所谓的专业来逃避责任。说什么手术中过失造成的伤害,医院是不承当责任的,这种后果只能让你们(患者)自己承当,手术有风险,我们的手术没有到股神经那里(那在这里,我想反问一句,为什么我太太醒麻醉的那一刻就清楚脚没有知觉咯?)等等。

白剑与我们对话的内容主要是这些:“希望你们能尽快出院,或者转科室,疝气手术时间这么长,给我们科室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因为你们这个情况,周杰斌还被科室罚了几次款,你们理解一下。手术都会存在风险,我们也是按照正常的操作在进行手术,造成的过失我们医方是不承担责任的,这种后果发生在你女儿的身上,我们医院只能表示同情”
白主任,你有医德吗?我太太手术前活蹦乱跳,手术后左腿完全失去正常人的行动能力长达4个多月,还要受疼痛、药物等精神与肉体的折磨,对于你们手术过失造成的严重伤害,连一点愧疚都没有?事实摆在眼前,还一个劲的为自己、为科室逃避责任,包庇下属,完全丧失职业道德。

在与白剑主任没有协商成功的情况下,我们带着周杰斌一起去了长沙市中心医院的安全办,于我们谈话的人姓何。何某没有听我们阐述太多的信息,几句话说完就让我们回去等消息。
【1、对工作不负责,胡言了事】一个负责接待医疗纠纷的工作人员,在没有完全了解患者家属所要表达的信息的情况下,就直接的说让我们回去等答复
【2、与白剑串通一气】白提前给何打了个电话 (因为2015年4月22日新的一轮谈话中,何当面表示有些情况不是很清楚,何的领导张某代表医院就在没有调查清楚的情况下就给予了家属答复一事而表示了歉意)

2015年4月21日,何某在没有调查清楚的情况下就电话给到我本人
电话里面是这么说的:“我们与普外科的医生开会讨论的结果是,手术过程中过失造成的伤害,科室与医院是没有责任的,后果只能你们自己来承担”然后我反问:你的意思就是造成伤害了也没有责任咯?对我们没有任何赔偿咯?何又说:是的,如果你们不满意,你们可以走法律途径。
何在电话里面的口气即为嚣张跋

2015年4月22日,在长沙市中心医院草率答复患者的情况下,我与太太以及岳父岳母四人一起来了医院,与医院作了新一轮的对话。白剑迟迟未出面,何某听到当事人(我太太)与张某对话后,也低头走出了房间,再也没敢在出现在这个会场,整个场景,张某时而对我太太陈述的事实感到吃惊,时而哑口无言,周杰斌医生无法正面回答我太太提出的医学问题。

还有件事特别说明一下:
【1】周杰斌对自己的在手术过程中的因过失造成的股神经损伤已承认。有录音以及诊断书;
【2】我太太一直给我解释有关医疗方面的问题以及医院的规章制度,让我尽量包容这些医务人员。但是作为非医学专业的我完全不能理解医院所给予的态度以及言语的伤害。
顶端 Posted: 2015-04-23 14:47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行者网 » 行者水库
Time now is:11-22 00:42, Gzip dis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