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惊魂动魄三分钟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huangyi
级别: 资深行者


精华: 0
发帖: 265
威望: 417 点
芒泥: 4415 RMB
注册时间:2006-03-12
最后登录:2009-07-16

 惊魂动魄三分钟

      今天是05年7月30日,星期六,天气多云转晴,偏东风二三级......呵呵!象是天气预报?对!正是今天的天气预报,一个值得自己纪念的日子。就在今天的下午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处女飞行,而且是在一个极其偶然的情况下飞出去的,因此我要把她记录下来。

  跟三峡鹰、邓大侠几位老鸟学习滑翔伞已有不短的几个月时间,技术一直还停留在地面控伞阶段,按三峡鹰的说法,我的地面控伞技术早已在他之上,地面训练时间也是最长的,早该飞上天了。听完他这话后,我就想往地下钻不想往天上飞了,呵呵!不想飞是骗你的。

  说到这,我想和个人性格有关,本人做事一向慎重保守,没有绝对把握的事一般不会贸然去做。所以,最近地面控伞的操练不仅没停止,反而变本加厉......

  直到昨晚三峡鹰来电,说熊总不在家,没车了!去百里荒的计划要临时改变,干脆和邓大侠一起到太阳山把我放飞了。听到这个消息我并不意外,到太阳山放飞我的计划实施过几回,终因天气原因和我心理准备不足无功而返。这次又能如何?心里还是没底......不管他!明天去了再说,抱着这种想法心安理得觉睡了。

  说起太阳山,我要多言几句了,太阳山地处宜昌夷陵区东北偏北方向,距市中心约15公里,夷陵区5公里,海拔两百多米,距半腰降落场山头相对高度108米。




  其实,真正的太阳山风景区还要再往北走3公里,把她称太阳山是宜昌伞友的专利,别小瞧这名不见经传的小山包,她可是宜昌几代鸟人的摇篮。时至今日,她仍是宜昌最理想的初级放飞场地,尽管她有许多不足,可谁又能在宜昌找到一个比她强的呢?

  闲话少叙言归正传,今晨八点半邓大侠来敲门,我睡眼惺忪,一问说是三峡鹰已乘100路快到夷陵区了,我和邓大侠便马不停蹄追赶过去,神仙湾与三峡鹰会合,包一面的刻钟点后来到山脚下降落场。

  此时上午十点半,天空多云,浪热气闷,降落场丝风未有。仨男人逐象泄气皮球,好在邓大侠极具爱心,自告奋勇愿轻装登山打探风声......

  半小时后,对讲机里传来邓的声音:“风力微弱,原地待命,勿鲁莽上山”。邓大侠的义举使我俩免受徒劳重装登山之苦,小弟今后当知恩相报。

  待邓下山后我们一起找了家农户准备午饭......1点时分,饭酣耳热后仨哥不竟昏昏欲睡,渐入梦乡......朦胧间只听得屋外树梢沙沙作响,这屁大点声响的风吹草动在我们听来如雷贯耳,仿佛一声号令。大家顷刻间睡意全无,闻风而动,背起40来斤的伞包向太阳山顶发起攻势。

  终于领教什么叫太阳山了,那个热的啊!我这人典型猫头鹰,晚上可轻松折腾一宿,白天基本半休眠,不到十分钟,我和三峡鹰被股股热浪斗得凶喘肤汗,精疲力竭。关键时刻,邓大侠再次挺身而出,帮背伞包大半里程直至山顶,2点时分,仨先后登顶。

  照常理,该由老鸟三峡鹰先飞试风为良策,我再随他而动。不巧,三峡鹰怕是昨夜过度劳累,推脱道:“因登山过猛,现已体虚气弱,要稍息片刻云云.....”但见风吹草动火候已至,唯恐良风不久时过境迁。我说:“我先来就风练伞,巩固巩固基本功吧!”话语过后,已将伞头铺开......此时的邓大侠,如老黄牛般重复着自他上山就没停手的那件事——挖树桩割野草,修整起飞场地......          我原想就是逗逗伞嘛!故头盔、对讲和手套均未配戴。幸好戴了护肘和护膝,最重要的是系了腿带和腰带(这可是要命的)。

  反身起伞:单手提起A组带,后退几步,因风口塌陷,起伞未遂,三峡鹰主动跑过来,将中间风口提起。

  再来一次:单手提起A组带,后退几步,伞呼哧起来了。左高右低,拉左边刹车绳,伞衣水平,伞渐上头顶,转身把伞控在头顶。怕伞往后倒塌,逐紧走两步后,想双手带死刹车收伞歇菜。不想正带刹车之既,伞头升力骤增,我被原地拔起,与埋头割草的邓大侠擦身而过,直冲山下......

      大脑首先一片空白,思维停滞,后急速膨胀开始高速运转......   

第一意识:人已经一不小心正经八股的被风吹出去了,并与地面距离越来越大,千万不可山腰强行降落。   

第二意识:心里开始内疚了。不说是练伞吗?怎么跟老师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独自跑了,完全没把老师当回事,摔下来谁负得起责,老师现在该有多着急?(自己都这样了,还在替老师考虑,可见我是个多么善良的学生!)

第三意识:今儿TM算是栽了,对讲机、头盔和手套一样没戴,老师没法指挥,只能靠自己临场发挥听天由命了。huangyi!你就等着头破血流,横尸山谷吧!

  思索以上三个问题足足用了6秒钟,这6秒钟未对伞做任何操作,身体吊在伞头下一动不动。由于双手高举握着那操纵环,整个人处于“我投降”的姿势,准确地说更象一具吊着的僵尸 。那一刻,我是真的想投降了!

  意识好像有所清醒,该考虑点有用处的东西了吧!

      映像中老师有说过:“在空中为保持伞的刚性,稍带点刹车为好”。好的!我好象自打飞出来,双手一直就没松过刹车绳,一具僵尸嘛!

  该第五个问题了

  老师们还说过:“出去后要马上之字消高,先向右转,再向左转,但千万不要跑到左边悬崖上空”。好的!耽误了有七八秒,直觉是有点晚了,但又不知该如何是好,还是象征性的做一下吧!右转......再左转......离悬崖上空好象还远着呢,怕!还是打直走......高度好象还有三四十米吧?不妙!伞开始左摇右晃,前扑后仰......完了!由于过度惧怕左边悬崖上空而走的太靠右边,飞到右边小峡谷上方了,遇到气流啦!我循思着就等摔下去吧!反正只有二三十米高了,有个大伞在头上面拽着,兴许摔下去还能拣条小命?不许瞎想!用心控伞!平时在地面逗伞不是挺能耐吗?这会儿本事都到哪去了?伞左倒,我右拉,右倒,左拉......一块儿倒,我一起拉...... 我幌幌悠悠,悠悠幌幌,眼看离降落场地不足十来米高,可我还在它右边的峡谷上空。不行!无论如何不能飞进沟里,我紧拉左刹车绳向左猛转,最后一搏,横切冲向降落场旁的玉米地。还不行!!高度不够了,离降落场右边玉米地边坡只有两米高,准备强行降落......离地只有一米高,脚尖已触击蒿草,拉死杀车绳!!!可惜手还未拉至腰部,失速尚未建立,双脚已重重的踹向地面。伞头迅速扣在前方的灌木上,加上人是迎面斜坡而落,伞未对人体造成任何拖动力,腿脚也一点没受伤,算是有惊无险,安全降落。

  我的处飞就这样在无意和偶然间开始,惊险和恐惧中结束,其间应该有许多值得慢慢总结的地方,只可惜这次的处飞毫无飞行乐趣可言。为什么呢?我想是我的飞行技术和境界都很低下的原因吧!想要达到每次飞行都能充满着乐趣和安全的高尚境界,尚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同学们!一起保佑我吧!




  感谢上天对我处飞的照顾!今后一定珍惜生命,爱祖国、爱人民、爱家人,决不浪费时间,虚度光阴。
[ 此贴被huangyi在2008-06-26 16:55重新编辑 ]
蓝调鸟巢
喜欢俯瞰广漠大地,仰望静谧夜空。你也喜欢就来吧!http://hubei-landiao.blog.163.com
顶端 Posted: 2006-03-12 12:52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行者网 » 飞人趣事
Time now is:11-22 00:23, Gzip dis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